一本道日本|伦理电影导航一本道 ?

法律常識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給病毒起名字是件大事

2020-02-05 13:16 人氣:

   周逵

 
  2019年12月,“不明原因肺炎”在中國武漢出現,2020年1月7日,經全基因組定序確認為“新型冠狀病毒”,世界衛生組織將其命名為“2019-nCoV”(2019新型冠狀病毒)。從此,這個拗口的專業名詞開始進入到中國和世界普通公眾的視野中,迄今已經歷兩周的全球認知和傳播過程。
 
 
  全球流行性疾病風險的防控,需要建立在社會公眾的科學認知和廣泛的社會共識之上。而這樣的科學共識達成的基礎首先便是對于疾病的命名。事實上,在過去兩周中,對于該病毒命名的問題一直并未得到充分討論。縱覽國內外媒體,報道中采用的名字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五花八門。最初的坊間傳聞中,用“新SARS”指代還未能科學認識的病毒。甚至有一些缺乏基本同理心的人給冠狀病毒起了“阿冠”的“昵稱”,實在令人咋舌。
 
  如今,從疫情防控和健康傳播的角度來說,即便參照目前世界衛生組織的臨時性命名——”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 novel coronavirus)及英文縮寫 “2019-nCOV”,都并非有利于防控信息傳播的策略,更可能在認知和傳播的過程中,夾雜了已有認知誤區和社會偏見,對相關地區或者特定人群造成次生傷害。
 
  從國際媒體的報道實踐看,不少媒體從新聞標題的簡練度和傳播的便捷性考慮,并未采用世界衛生組織的官方命名,而轉而采用“中國肺炎/病毒”(China pneumonia/virus)、“武漢肺炎/病毒”(Wuhan pneumonia/ virus)取代。以“地名”甚至“國名”來命名病毒對于武漢和中國來說都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一旦成為慣例,更不利于武漢乃至中國疫后長遠的國際形象和品牌建設。正如1976年在蘇丹南部和剛果(金)的埃博拉河地區發現的“埃博拉”病毒一樣,讓埃博拉名揚全球的不是壯麗的景色,而是那場虐殺了河岸邊55個村莊百姓的瘟疫。此后盡管國際衛生組織要求以更加“中性”“去政治化”的方式命名病毒,但埃博拉河還是和這個全球性致命性傳染疾病緊緊捆綁在了一起。類似的例子并不鮮見,如因發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人質劫持案而發現的“斯德哥爾摩綜合征”等。而2018年爆發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syndrome,簡稱MERS)同樣以“中東”地區命名,造成了本地一些民眾的輿論反對。武漢自然不想成為下一個這樣的犧牲品。
 
  從國際公眾認知的角度看,此次疫情中病毒的命名更是造成極大的困惑。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由于新型冠狀病毒的英文全稱“novel coronavirus”中,“冠狀”(corona)一詞和世界知名的墨西哥啤酒品牌科羅娜(corona)一樣,都是來自拉丁語的corōna,意思是“皇冠”。許多普通民眾由于此前并未聽過、也無法準確說出這個拗口的專業名詞,而誤以為該病毒與科羅娜啤酒有關。這樣的舉動可能也迎合了一些人對于該酒原產地墨西哥固有的污名化刻板印象。不少人因此將新型冠狀病毒稱呼為“科羅娜啤酒病毒”(corona beer virus),更有甚至直接稱呼其為“啤酒病毒”(beervirus),而導致谷歌趨勢上相關數據暴漲:至少有接近六成的公眾在試圖搜索相關疾病的信息時,搜索了“科羅娜”“啤酒”和“病毒“這三個關鍵詞。更有不少人或認真或戲謔地跑去相關品牌的社交媒體下留言,或曬出自己飲酒的照片,稱其為“病毒解藥”,成為新的網絡迷因(meme),這樣的舉動可能擴大了病毒的社會熱度,但也消解了對于疫情擴散形勢和致命性的嚴肅報道。
 
  在中國國內,經歷了歲末年初初始階段的認知混亂之后,近日來多數媒體都使用“新型冠狀病毒”或“新冠病毒”來稱呼此次疫情。但從社會公眾目前的普遍視角看,對于這個專業和技術屬性過強的病毒名稱的認知度同樣遠遠不夠,并造成不少傳播中的誤讀,“疫情”“新型肺炎”“新型非典”“新型流感”等稱呼既造成了科學認知的模糊和普及的難度,也不利于相關疫情的防控工作。專業性名詞的擴散本身具有強烈的社會建構屬性,是設計疫情防控和健康傳播如何對公眾言說策略的起點。如果命名本身缺乏審慎的考慮,就極可能造成疫情以外的輿情紛爭,人為地墊高了科普門檻,增加了公眾認知的社會成本。
 
  更糟糕的是,當一些社會公眾對病毒的名字該怎么稱呼都出現的認知模糊或者缺失時,“武漢人”“湖北人”等更易識別的地域身份標簽則開始取而代之。對于“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嚴防嚴控,在悄然間被替換成了對于“武漢人”乃至“湖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負面態度,“治病”變成了“堵人”,一些臨時性防控規章和部分民間輿論中更是出現從“防疫話語”到“地方主義”的蛻變。在這樣錯誤的話語建構中,“武漢人”乃至“湖北人”不再被視作這場疫情的受害者的社會共同體成員,而成了 “那個病”的“替代性能指”。
 
  回顧非典時期,2003年2月28日,意大利醫生烏爾巴尼(CarloUrbani)在河內一個華裔美國商人身上發現了一種非常規病毒,他隨即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稱這種疾病為“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征(SARS)”,一個月后,烏爾巴尼自己也不幸被感染后去世。世界衛生組織決定正式采用烏爾巴尼醫生提出的名稱作為正式命名,以紀念烏爾巴尼醫生作出的貢獻。此后中國國內媒體也參考AIDS病音譯為艾滋病的方法,將“非典型肺炎”稱呼為“薩斯”。亦有醫生此后撰文認為,SARS病毒感染的肺炎就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肺綜合征”(NovelCoron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
 
  如今,隨著節后返城日期臨近,疫情的防控所面臨的局面愈加復雜,疫情相關新聞和防控信息傳播的難度也不斷加大。因此,亟須相關部門和社會公眾盡快對該病毒正式命名,取代目前采用的臨時性名稱。筆者也注意到,一些網友建議或可以“野味病毒肺炎”命名,一來以牢記此次疫情的源頭可能來源于對野味的癡迷和貪婪;二來去除對特定地域人的歧視或偏見。當然這樣的命名因涉及傳染源的科學認定,恐怕需要經過更加縝密的推敲,亦需要考慮到國際傳播英譯的問題。倘若正式命名本身能成為社會公眾參與和討論的過程,那本身既是對疫情防控和科普的過程,亦可能是未來對此次疫情反思性社會共識達成的基礎。
 
  (作者系中國傳媒大學傳播學者)
 
原標題:給病毒起名字是件大事
責任編輯:趙瑛



?

私偵網是中國偵探領域內容最豐富的網站,為偵探愛好者提供豐富準確的行業聯盟資訊、調查技巧、取證設備等專業資料。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

一本道日本 狂欢节 石家庄小姐联系方式 灰熊vs快船季后赛 广西十一选五 电影完整版a级片 秒秒彩-首页 独行侠季前赛赛程 南昌麻将app 36选7几点开奖 东京热 无码 ed2k 南昌麻将所有牌型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 3d试机号开机号今 竞彩网篮球比分 内蒙古老友麻将技巧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